[传奇故事] 雪夜风云
 您现在的位置:历史周期律 > 秦汉事迹 > 正文
 2019-06-11 07:35     浏览次数:124

  内容摘要:关键词:作者简介:  会议现场本网记者吴文康/摄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丁贺)5月28日,由中国国际贸易学会、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共同主办,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首都国际交往中心研究院、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国家文化发展国际战略研究院、首都对外文化贸易研究基地、国家文化贸易学术研究平台联合承办的2019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第十三届国际服务贸易论坛在京举行。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党委书记顾晓园、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服务贸易研究所所长李俊等出席并分别致辞,商务部原副部长陈健作主旨演讲。会上,中国国际贸易学会会长金旭宣读了成立中国国际贸易学会服务贸易专业委员会的决定,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校长计金标宣读了成立中国服务贸易研究院的决定。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副校长张严、中国国际贸易学会副会长李钢分别主持会议。论坛发布了文化贸易蓝皮书——《首都文化贸易发展报告2019》(以下简称《报告》)。

  2).对地方权力实施监督,显然有一个“及时到达”的问题,监督必须属地化。

[传奇故事] 雪夜风云

  1。 一封字简    康熙三十年冬天的一个雪夜。     四个夜行人全身穿白、遍体挂素,借着雪的掩护,溜进了紫禁城。 他们蹿纵跳跃、滚脊爬坡,在偌大的紫禁城中竟如入无人之境……    康熙的一名低等贵人被杀,几名值夜的太监和宫女也死于那几个刺客之手,康熙皇帝却毫发无伤。 殿角的金漆明柱上,一把明晃晃的匕首钉着一张字简: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灭祖之恨血债血偿。

    吴门之后世潭柘寺留    四个夜行人铜琴、铁笛、金钟和银箫从禁中逃离出来就直奔虎坊桥的一座深宅大院里。 因夜已深,只有最后一进院中的书房还有灯光,一个男子的影子被投在白色的窗纸上。     主人,您交代的事情都已经办好了,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汉子躬身回答道。 朱承祚的嘴角稍稍一撇:好的,干得不错。 铜琴,你留下。

络腮胡子和另一个汉子诺诺连声,也退了出去。

    铜琴是个四十岁上下的汉子,紫黑的脸膛,两条剑眉直插入鬓,一双虎目炯炯有神。

朱承祚神秘一笑,说:你马上到潭柘寺去看看吴世那边的动静,千万不要暴露行踪!铜琴不解地问:主人既然要和吴世联手对付康熙,那为什么要透露吴世的消息给康熙呢?朱承祚脸色阴沉:他们一个是叛我大明、杀我祖父永历皇帝的汉奸吴三桂的孙子;一个是夺我朱明王朝的女真鞑子。

等他们两败俱伤,到那时,恢复大明江山不就易如反掌了吗……朱承祚,他就是南明永历帝的孙子,因永历帝被吴三桂所杀,便流浪于天下,结交绿林好汉、笼络明朝遗老遗少,企图复国报仇。     铜琴迫不及待地又问:那如果康熙灭了吴世,明年春天,康熙南巡时我们用红衣大炮轰击行宫的事不就泡汤了吗?不会!朱承祚的语气明显透出不耐烦,我买通了那几个管红衣大炮的头子,让他们将大炮藏起来,没有我的命令谁也别想动,到康熙那狗皇帝南巡时我亲自送他上西天!说完,他脸上浮现出狰狞的笑,在忽明忽暗的烛火的映照下越发可怖……    妙!妙!真是太妙了!好一个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之道呀!哈哈哈哈……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紧接着门帘一挑,走进一个四五十岁的人来。 朱承祚一看此人:原来是吴公公驾到,未曾出迎,恕罪恕罪。

    这个被称作吴公公的人不就是大内的养心殿副总管太监吴一鸣吗?他怎么会到这里?    吴公公喝了口桌上的茶,缓缓地说:眼下,康熙是大清国的皇帝,拥有千军万马。

吴世也暗中搜罗旧部、招收新兵,实力也不可小觑。 而您朱大公子无论如何也无法和他们二人相抗衡的。 如果以吴世这块儿石头,来攻康熙这块儿玉,朱公子您稳坐钓鱼台,伺机而动,何愁天下不定、江山不复呀!说完,看了朱承祚一眼,两人四目相对,立刻仰头大笑起来……    2。

夜探古庵    夜深了,京西潭柘寺中的一间僧寮里仍亮着烛火。

    一个戴发修行的年轻男子对着香案后的一张《达摩渡江图》发呆。 突然,他长出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又是个雪夜,十八年了!说完点燃一炷香,对着《达摩渡江图》拜了几拜,然后伸手将图的卷轴下的丝带轻轻一拉,这幅图立刻卷了上去,露出一个小佛龛来。

在昏黄的烛光下,里边露出两个灵牌,一大一小,黑漆描金,大的上写着亡祖吴门三桂之神位,小的上写着亡父吴门应熊之神位。

这个年轻人就是吴三桂之孙、吴应熊之子吴世。

    十八年前,因为吴三桂起兵造反,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精忠也纷纷响应,三番在京城作为质子的吴应熊以及耿精忠的二弟耿昭忠、三弟耿聚忠满门全被清廷所斩杀。 吴应熊的结义兄弟张建阳死里逃生,将吴世带到潭柘寺中。 潭柘寺主持却凡大师收留了他们,并教吴世修文习武,直到今天,但从未问过他的身世、遭遇。 如今,吴世已经是一个二十五岁的青年了。     潭柘寺外的山路上有个人踏雪而来。

    这个人就是当年把吴世救出额驸府的张建阳,他是吴应熊的义弟,吴世的盟叔。

他这是从南京回来,到那里联系吴氏旧部,招募新勇,准备在明年春天康熙南巡时轰击行宫,起事造反的。     张建阳推门而入,说:世,南边的事情都办好了,就等着狗皇帝变成炮灰了!    就在张、吴二人交谈时,屋顶上也有两个人,他们都穿了白色的夜行衣,借着雪的掩护,在上面偷听多时了。

由于这两个人一个在房顶的前坡,一个在房顶的后坡,所以都没有发现对方。

    当他俩中的一个人离开时,对方才发觉,于是就远远地坠在其后跟踪他。

前边的人到虎坊桥的一处深宅大院才消失。

    后边的夜行人即是康熙皇帝的御前侍卫总领童一鹤,他受命于康熙夜探潭柘寺。

回到宫中,康熙听说了整个探寺的经过后,微微点点头,然后,他的眉棱骨不易觉察的挑动了几下,缓缓地说:折腾了一宿,你也乏了,下去休息去吧。

    3。 吴宅寻源    第二天,康熙像往常一样接见大臣、批阅奏章,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当晚,康熙屏退所有的值班宫女和太监,身边只留下了御前侍卫总领童一鹤以及养心殿总管太监李德仁。

    康熙小声对童一鹤吩咐道:你今晚到虎坊桥吴宅探听消息,记住,只是探听,不要打草惊蛇!吴宅?对,是吴宅!这几个字从康熙的牙缝中挤了出来,他两眼冒火,恶狠狠地说:吴一鸣这个好奴才,真是朕的好奴才!童一鹤已经明白了,答一声是,就躬身却步退了出来。

    这天傍晚又下起了雪。

起初还是粟米般的霰雪,到了夜里就变成了鹅毛大雪。

远处传来三声沉闷的梆子声,已经是三更天了……    虎坊桥吴宅,书房还亮着灯,童一鹤身轻如燕,在房顶来了个珍珠倒卷帘,双脚钩住檐瓦,头冲下,点破窗棂纸,向屋中看去……    书房中,朱承祚、吴一鸣以及铜琴、铁笛、金钟、银箫正围着景泰蓝的火盆商议着什么。     房上的童一鹤听得出神,一不小心钩住了檐瓦的脚,房檐上垂着的冰柱被蹭掉了几支,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不好!有人偷听。 屋内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

    快追!朱承祚大怒。

    童一鹤知道事情不妙,施展轻功,抽身便跑。 与此同时,铜琴也从屋中蹿上了屋顶,顺着童一鹤跑的方向直追而去。

金钟、银箫和铁笛因轻功稀松平常,到屋顶时早已不见了他二人的踪迹。

  。